他说:Hip-Hop在中国最大的问题不是节目和Rapper是这个!

上周末,Stoone Dogg作为一名龙柒小记者来到了魔都上海,此次行程有两个任务,第一是上午adidas“夏练国度”活动之一的adidas AM4SH鞋款发布会及巅峰论坛;第二个就是我很期待的,对上海说唱团体Boogie Camp主理人之一Naggy的独家专访。

之所以期待,一是因为Boogie Camp团体和Naggy个人的音乐我都很欣赏;二是作为一名体育产业相关媒体从业人员,可以有机会与时下更流行的年轻文化有所交集实属不易;三是不论球鞋、穿搭、体育还是音乐,都是采访者与被采访者共同的爱好,可聊的也许会很多、内容会很丰富,自己也会涨涨见识,丰富学识。

Naggy来自上海说唱厂牌“Boogie Camp”不羁堂,厂牌主理人是Naggy和Mr.Trouble。Naggy的作品中一直毫不掩饰对当下社会环境的针砭时弊,正如歌词中说的“不反社会但反社会风气”。不能用“政治说唱”如此敏感的词汇来形容他,因为本身他的音乐风格用政治说唱来形容会遭到误解。业内人士更愿意用“意识说唱”或者“觉醒说唱”来形容他,因为他的艺术形态确实令人觉醒。

Naggy来自上海,我来自北京。上海是一座与北京完全不同的城市,“夜上海”和“夜北京”更是南辕北辙。作为一名在北京生活了三十年的北京瓷,在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周五夜晚抵达了上海,我特意乘坐地铁10号线号航站楼”坐到“陕西南路”地铁站。走出站台,决定还是不打车,就这么走到一公里以外的酒店,我的决定没错,按照步行导航刚刚拐过一个路口,迎接我的是十年前在上海说唱歌手的歌曲中提到过的“淮海路”。

淮海路,一条街道,丰富着来往行人、游客对于空间和时间的想象。漫步在晚上九点多的淮海路,这里的一切都让人流连忘返。我拿起手机和家人视频,报了平安,挂断后当我抬头,有这么一座建筑,让我不禁感慨。这里,应该就是夜上海。一家潮流运动品牌的零售店,嵌在一幢浅色老房子里,与淮海755遥相呼应,二层连廊,路口斜角的风景,视野通透。老洋楼就静静的矗立在那里,顾客络绎不绝,生意兴隆。现代、洋气、古典、静谧、喧嚣、商业,当时我脑中似乎忘记了时间,就那样看了一会儿,复杂的视听感官体验冲击过后,回过神来接着迈步赶路。

我认为城市的不一样不光体现在规划上,还有一些人文的东西。上海的街道让我直观的感受到了与北京人文气息的风格迥异。期待次日午后和Naggy的交流,也是一次“北”与“南”的灵魂触碰。

周六午饭过后,我联系到Naggy,第二个电话才拨通,他说不好意思刚刚醒来,发送给我地址后,我们约在两点见面。从酒店到目的地大概不到六公里路程,我还是选择了公共交通,就是为了在这有限的出差时间里,多体验体验这座城。

空气中的湿润和自己所经历的完全不同,这提醒着我,虽然都是夏天,我脚下的却是一个对于我来说很陌生的地方。

抵达了目的地,Naggy下楼接到我,穿得很休闲随性,对我说去买点喝的,走到对面的小超市,一路间他不停的咳嗽,我问是不是感冒了?他说没有,喉咙不舒服。言语间随意的好似朋友和家人,过了一会儿我果然来到了Boogie Camp的老巢。

另一位厂牌的主理人Mr.Trouble仍在熟睡,脑中想到原本准备的两个人的问题也要删减一些些。颠倒黑白在Rapper来说已经是稀松平常,这绝非是一般上班族的作息时间,哪怕是在周末。我们就坐在Boogie Camp“秘密基地”客厅的灰色大沙发中,开始了一番严肃而又愉快的对线:听说要发新专辑了?这回是不是更”洋气”了?

那倒没有,现在比较流行的都能看到,结合流行和或者有的旋律结合特别到位,或者比较欧美范儿那种。这张专辑不像之前的《Trap你个头》那么有棱角,可能更个人一点,专辑基本已经都完成了。

主要风格还真挺难定义的,我感觉还是比较小众,没有想去博得多少流量。相反就用了很多假复古、Soul Music,还选了一些元素是平时Rapper比较不会去抓的点。由于调性的原因,我自己意淫大家给他的评价可能不会用好或者坏这类很简单的一句线:最近经常听什么音乐?比较关注哪位歌手?国内外都算。

Naggy:其实我谁的歌都听,我最近几年都没有固定去听谁的歌,可能听一些以前的老歌,没有像小时候追星的那种感觉了,抓住一个人听好几天。最近会听一些Trip-Hop的东西,前一段听过一位女歌手的,叫Sevdaliza,她还来上海做过演出,其他的还真想不太起来了。

Naggy:我倒是觉得(这个节目的影响)有好有坏,可能有很多人有极端或者单线性的看法,觉得不够权威,没有创造真正的品牌,展示真正的文化。我倒是能看到这个节目做的初衷不算那么坏,至少他们还是愿意去推广这个文化的,可人家做节目肯定要去赚钱的,但是一些媒体的素质还是有点问题。

我和一些做视频媒体类工作的朋友聊过,不知道很多媒体是低估了咱老百姓的欣赏水平,还是就真的觉得老百姓很愚昧。这其实是个恶性循环,你认为老百姓接受不了有内容的东西,那你呈现出的东西就越来越没有内容,那老百姓就像你们想的那样越来越愚昧;如果你尝试着合理的展示一些有内容的东西,老百姓可能也能接受的了。同时,就是我刚才所说的有些媒体的素质问题,

他们是否想去展现一些富含艺术性的东西。话又说回来,这节目挂的Title就是“大型综艺真人秀”,那它就不可能像奥林匹克一样公平,没有倾向性,所以我看到很多人,包括看节目的人、参与的人或者被淘汰的人,他们有的时候可能太当回事了。这些现状让我对中国Hip-Hop的整体的环境有一些思考吧。

L7:在中国要当一名Rapper其实很有难度,北京说唱组合“龙胆紫”的贾伟说过,从某种程度上说“很危险”,你同意这个观点么?Naggy:其实我既同意他的说法,也想做一些补充。我了解他说的点,他的意思应该是做真正的Hip-Hop很危险,但是做一个Rapper其实门槛太低了,谁都可以抒发或者表达自己的任何思想;但是Hip-Hop更多反映的还是反叛精神,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有一个传承,这个事情或多或少在咱们这儿还是有些格格不入的,而且会被人误解。

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刚才聊的那些,是传播途径、传播导向的问题。中国Hip-Hop不是没有内容,没有好作品,只不过大众听不到。

L7:聊一些轻松的话题吧,我看你今天穿得很随性,像CONVERSE One Star这类的,平常很喜欢这类牌子么?

Naggy:因为我打篮球打不好,小时候打球膝盖受过伤,自己也比较宅,上海的天气也不太适宜打球了。但其实自己还是很喜欢篮球、足球这些运动;也有一段时间很喜欢Air Jordan的,但都没带到这个地方。

Naggy:首先是想变得和别人不一样吧,然后我总觉得有些东西和自己的人设不太搭调,哈哈。有时候也穿穿Air Jordan,我现在这阶段还是比较喜欢穿的随性点,同时也能跟别的艺人区分开,主要是也穿着舒服。

L7:球鞋文化现在已经是很多中国Sneakerhead的生活方式了,他们对待球鞋的态度就像你对待音乐一样小心、认真,你会收集很多球鞋么?

Naggy:之前买了很多Air Jordan,也不怎么穿,就相当于收藏了。就像很多音乐硬件爱好者,他们家里买了很多合成器,但他们并不用。也不排除他们有想做生意,保护好、小心翼翼,到时候反卖的时候再赚一笔,但这就和咱们聊的不是一个事儿了,这些人与热爱文化的初衷有所偏差。

Naggy:CONVERSE的All Star和One Star以及Vans的Era,其他就是一些滑板品牌的鞋了,因为这些鞋我穿坏了也不心疼,滑板鞋缓震好,夏天穿也凉快。

Naggy:首先说一句我也是挺喜欢乔一的,很经典;然后我尊重现在各样穿着的搭配,我不会去很偏激的解读这人今天为什么这样穿,这样穿哪哪有啥好的,我觉得这个就像作画,有的东西没那么多为什么,谁给谁的第一印象很多时候都是化学反应;最后我觉得不能说随性就是邋遢,随性也能很有风格,说不定哪天我就穿个拖鞋上台,我觉得那也没什么毛病!哈哈,自己舒服就行。

L7:我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北京和上海的文化差异比较明显,上海给我的感觉就是城市风格统一,而且很洋气,你怎么理解故乡这种由内而外的洋气?

Naggy:我觉得一方面是因为当初改革开放,选择上海等沿海城市率先规划发展起来,包括进出口这类的贸易业务。同时我觉得就刚才你说的城市形象、城市标志类的问题上,我觉得上海做的还行,但北京也不差。北京更多是“一个点接着另一个点”的风格,上海则是“一面到下一面”的;我觉得北京人可能他有钱了,他还是那个生活方式。

你穷你就住这石窟门的,哪一天你挣钱了你就能搬进富丽堂皇里。原来在市区里土生土长的老百姓,都动迁到了郊区,远离了自己的故乡,和北京差不多。

L7:我看Mr. Trouble很喜欢AJ1,你最喜欢哪几代Air Jordan?Naggy:1、3、4、5、6,这类经典款吧,原因很简单,它们能与其它球鞋区分开来,不光复古流行、本身色彩的搭配、还是其自身的文化流行性,它们都是有自己丰富的内容在里面。

L7:其实穿搭、音乐和体育都是互通的,有紧密的联系,你平常都喜欢什么运动?

篮球和桌球吧,其实更多的原因是朋友聚会的一种消遣或者交流方式,就像小时候玩游戏,有的人喜欢打CS,有的喜欢玩儿魔兽,一块去网吧肯定得争起来,但是一说打篮球去,可能就都没线:哈哈哈,真有道理!有没有关注的NBA球队,或者喜欢的球星?

Naggy:由于自己这职业,作息时间的不同,慢慢就疏远了。记得上学的时候在电视边上守着Allen Iverson、Kobe Bryant(背景音“哎哟呵”),那会儿是个球迷,现在我不太把自己称之为球迷了,因为没干球迷该干的事。现在最喜欢的还是LeBron James吧,更多的还是智商的体现;单从身体素质上讲,唐斯和“字母哥”吧;再说一个就是欧文了,欧文的“骚”是骨子里的东西,下意识的。

L7:我始终认为穿什么能反映人的内心,你们喜欢的牌子,不论衣服还是鞋子,你会去试着了解品牌内在的文化么?

会的。想起当年一些主流媒体说谁谁谁穿了条裤子,那上面都是“脏话”,很明显他们就是根本不了解这个文化。很简单,比如我就穿了个白Tee,但是面料和材质也代表它的不同,有的用料就是特别厚实,版型挺拔,我就很喜欢那种很厚很软但也很舒服的,最重要的是找到服饰与自己的共通点。

Naggy:是,昨天我和Gali也在聊这个事情,当一个人有一定的影响力的时候,要看他的作品是自私还是无私,可能我更偏向自私一点。我更想做我喜欢的东西,而别人喜欢不喜欢是建立在我喜欢的前提下,其它的再说。同样的,有些人可能做了一些自己不喜欢的,或者自己和别人都喜欢,但出发点是为了让别人喜欢的,这种情况你可以说他随波逐流、迎合市场,但你也可以说他是一种无私的。他愿意打压一下自己的东西,先给大家制造一些东西。这个事情没有绝对的,每个人的风格是有导向性的,也是会变化的。就像我前一段和朋友聊到“中国风”这个事情,为什么要在这个音乐风格里非要加入一个定义叫“中国风”?你一个中国人做的舶来品的文化,这本身就是一个很“中国风”的事情,没有什么可以去标榜的。哪怕你是通篇英文,你到国外去演出人家也会认为你是中国风。

L7:我听过你的一首歌叫《抑郁症》,这首歌是真实写照么?最近睡眠怎么样?Naggy:不是我的真实写照,我其实是在调侃,网易下面都成病友交流群了。我用个不恰当的比喻叫做“以毒攻毒”,你们拿抑郁症的说事,我也在说,但我说出来是这样的,因为你和我拿抑郁症说事都是不纯粹的,这首歌只是自我调侃。我在初中的时候确实有过一些心理问题,到高中确诊为抑郁症,之前一直服用一些调控情绪的药物。到现在其实我睡眠还是有一些短,但是醒来很快就没有疲惫感了,也不会困。

Naggy:除了经常听的上海的,最近会听法老和派克特,表达的风格可能不同,但是内心上还是很吻合的,我更喜欢听的歌曲是作品和本人风格吻合,而不是和其“人设”吻合。

Naggy:专辑名字叫做《Tryin’ 2》,我Feature的音乐人都是给我唱副歌的哈哈!

L7:我听了你和Lil Akin阿克江的新歌,感觉真挺飞的,讲讲是怎么合作的?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Naggy:那首歌还有个很有意思的故事,我们两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制作人朋友。我新专辑里面有一首歌,由于制作人太忙碌他同时把这首Beat发给了阿克江和我,我知道这情况之后,我说那这首歌就给阿克江吧。因为我对他还是很认可,很欣赏的,包括他的音乐性、特色和活儿都挺棒。后来有一天,我正好去棚里拿硬盘,刚好他跟我说“今天我录了一个Demo,你看看要不要弄一段?”

之后发给他,他也觉得不错。当时也没想做多么爆款的,不怎么费劲就做出来了。

结束访谈的时候,我和Naggy说今天真挺开心,他说我也很开心!我走出Boogie Camp的老巢,Naggy看到我AI队服的背号和名字,念叨了一句“艾弗森”,我冲他笑笑,击掌抱拳,我跟Naggy说希望下次再见我有个视频组的同事和我一起采访你!他说“好啊!欢迎!”

回京的飞机还算善待我,纵然大北京暴雨也仅仅晚点了一个小时,回想一天的经历,让我思绪翻滚。

不光在各个地方越来越少的Live House;不光在每年一次,一次半年的STA巡演“牛逼之夜”现场;不光在Purple Soul的地下通道;也不光在NOUS集结的钟楼旁;还有上海那一缕城市之光,照亮现今各类现象,并能用超然的态度跳出圈子冷静分析。也许要听的歌不只一首,也许我们应该多一些自我,多一些态度,少一些流量,少一些跟风,希望中文说唱有更广阔的舞台、更客观的平台和更辉煌的明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