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高尔夫球员的生存现状 火种有熄灭可能

“不好意思,我只能一边吃一边跟你们聊了。等会儿2点的时候,练习场还有一个学员要等着我上课呢。”刘强一脸的抱歉。刘强现在的身份,除了是在中高协注册的职业高尔夫球员外,还是长安高尔夫球学校校长。我们的交谈,就是从他的新身份开始的。

“挺辛苦,但生活还是有了保障。”刘强这样概括自己的新身份和现在的生活。背靠着经济发达且外资企业云集的东莞长安镇,长安高尔夫乡村俱乐部和高尔夫学校的客源还算不错。以前做教练的时候,刘强几乎每天都要花时间在教球上。去年高尔夫球学校成立后,身兼校长和教练两职的他,平均每天的教球时间都要一到两个小时。而且管理上的事务,也冲掉了不少练球的时间。对这样的生活,刘强坦言自己比较满意。能从球童做到职业球员,再转型为教练和管理人员,汉中苦孩子出身的刘强非常感激俱乐部的老板对自己的支持。“每个月三四千块的工资,再加上教球的钱,日子基本上能过得可以了。”刘强说。现在,他的太太和孩子也来到身边,一家人在长安落户安居,小日子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咳,忘了。”面对这个问题,刘强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从今年开始,刘强已很少参赛,中巡赛也只是参加了一站而已。与2003年到2005年期间的频频出击相比,刘强现在算是偃旗息鼓了。拿着令不少业余球员羡慕的职业球员身份却不参赛,刘强有自己的苦衷。从汉中一个农家苦孩子上升为职业高尔夫球手,刘强对高尔夫球的热爱毋庸置疑。曾有报道说,他是那种“会抱着球杆睡觉的人”。“我坚持了这么多年,也想拿一站中巡赛的冠军,给自己一个交待。可是身体、年龄还有家庭这些因素,让我不得不为以后考虑。”童年艰苦的生活和前些年的职业征战,令他的关节伤病不断,只能靠减少训练和比赛慢慢康复。刘强坦言:“身体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还是因为经济。”他扳着手指算了一笔账:2005年的成绩最好,年终在中巡赛总排名第7,全国排名第10,可“一年下来也就攒了几万块”。到了2006年成绩下滑,一年辛苦打下来还保不了本。刘强说:“参加比赛,不到最后一天甚至最后一杆,都不可能知道名次。压力太大了!”

据我们的调查,像刘强这样一边教球一边参赛的,大概占了国内职业球员总数的一半左右。而像刘强这样能逐步转型的,已经是其中幸运的一部分。

早报记者 陈均 日前,2007高尔夫世界杯在观澜湖胜利闭幕,苏格兰队通过加赛击败了此前一直领先的美国队,赢下了苏格兰首个世界杯冠军和160万美元奖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